公众号:酸菜馆播客

深夜听这期节目很危险。

容易饿。

录完节目,我竟有些恍惚。我们天南地北的扯闲篇,看似杂烩,却隐隐有些共性。

现在我想明白了。接下来你将要听到的内容,一半是贫穷中的倔强,一半是特权中的善良。

贫穷中的倔强

苏东坡被贬谪到了惠州,穷困不堪。他给自己的弟弟写信说,“惠州市井寥落,然犹日杀一羊,不敢与仕者争买,时嘱屠者买其脊骨耳。”

说白了就是,一个落魄的知识分子,想搞点荦的。没钱买肉,就跟屠夫讨点羊脊椎,骨头多肉少,就自己弄点花样出来,成了现在的羊蝎子。

丁丁分享说,朋友寄给她好吃的鸡架。啥是鸡架呢?看不上眼的残留物。

上世纪90年代,东北下岗潮。没钱买下酒菜的东北人,找到了最便宜的边角料,竟然把鸡架吃出了地方特色。

类似的故事,我有四川旅行的时候,也听说过。四川人把兔头吃成了地方特产。过往不被体面人待见的边角料,如今是地方美食。

特权中的善良

上世纪70年代,美国艺术家安迪·沃霍尔预言:“未来,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”。

几天前,微博用户@是空白a- 成功享受了她的“15分钟”。

简单地说,她带火了几个梗。包括:“privilege”、“我的高傲已经尽数体现”、“我们在有特权的环境学会了善良”。

大陆网友们感受到了阶层的参差不等。

就像马太效应一样,凡有的,只会让他更多;凡他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,都要失去。

拥有资源的人会掌握更多的资源,没有资源的人只会越发沉默。

Podden och tillhörande omslagsbild på den här sidan tillhör 新闻酸菜馆. Innehållet i podden är skapat av 新闻酸菜馆 och inte av, eller tillsammans med, Poddtoppen.